懂技术VS懂业务?

日期:2023-06-25 14:51:54 / 人气:114

在AI商战中,《半路出家》也可能赢》和创意《寒武纪大爆发》。无论是前沿科技产业,还是整个经济社会结构,都会有很大的变化。为了让创业者更好的拥抱这个时代,创业黑马将以中国AIGC第一服务平台为己任。通过走访众多业内知名企业家、投资人、专家学者、创业从业者,从软硬件平台、投资人、行业应用等角度做系列报告,畅谈大模式时代新机遇,展现产业新实力。本文为第四篇。
2022年底,Chat GPT诞生,瞬间引爆了大众对AI的讨论和幻想。
无论你想给你喜欢的女孩写一封浪漫的情书,还是给你的老板写一封委婉的辞职信,Chat GPT都能很好地完成任务。显然,计算机真正开始理解人类自然语言,这不仅是对传统互联网信息聚合和分发、复杂任务和社交活动的颠覆,也标志着我们从移动时代正式进入LLM(大语言模型)时代。
在这样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到来,而这场革命的标志就是人工智能。随着AI的信息组织效率和能力再次变强,LLM的浪潮必将带来更大更新的商业模式升级。
熊伟明是华创资本的创始合伙人,专注于技术方面的投资。近日,I黑马与华创资本创始合伙人熊伟明就当前AI行业前景进行了深入交流。他指出,虽然目前AI行业看似百花齐放,但真正进入AI普及阶段还需要一段时间。同时,虽然AI和big model属于硬技术领域,但在未来的商战中,不会是懂技术的人,而是真正懂商业和市场的商业领袖。
以下是iDark Horse与熊伟明的访谈,由iDark Horse编辑:
I黑马:你曾经说过,AI行业目前的发展阶段有点像90年代末互联网行业发展初期的状态。请问AI行业何时繁荣,应用何时真正落地?
熊维明: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2012年,人们偶然发现GPU比传统CPU效率更高,于是AIGC开始进入大众视野,但这项技术真正落地是在近期,中间的发展经历了十年。
目前因为GPU成本太贵,只有非常大的公司才能开发大型模型,所以我认为AIGC还需要10-20年才能进入科技民主化时期。这和早些年互联网的发展很像。只有硬件公司都布局好了,才会有应用市场。
黑马:目前,每个人都在讨论AIGC和大模型。华创资本作为VC布局的策略是什么?
熊维明:AI主要有两条技术路线,一是视觉CV,二是自然语言NLP。CV方面,之前有投资和布局,比如Mecarmand机器人和自动驾驶公司文远智行,未来会继续加码。
但是在NLP这边,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观望。因为NLP还处于建设基础设施的阶段,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投入,只有巨头才有资格“参与”。我的观点是可以等一段时间,等巨头先入局,等基础设施建好,进入AI民主化时期后再入局。投资方向计划是AI的应用端。
另外,从目前行业的发展趋势来看,我认为电影和游戏是两个值得观察的突破点,因为它们都是AI题材容易落地的领域。其中,有些电影其实已经拍摄完成,但还没有在游戏端实现——比如在用户端,如何通过AI提升游戏体验;或者在企业端,如何让AI生成游戏,提高公司的毛利率。
一、黑马:在AIGC发展的下一个阶段,什么样的创业者会更容易受到市场和资本的青睐?
熊维明:有商业背景,懂市场的人才能赢,而不是懂技术的人。在当今的大企业中,除了当代安普科技有限公司的曾博士是专业出身,把技术当事业,其他大部分创业者其实都是半路出家的个体户。比如乔布斯是从冥想者起家的,英伟达是从游戏业务起家的。他们不是专业人士,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商业领袖。当代安培科技有限公司的成功也是由于它选择了单一的行业。只要供应链和科研完成,就可以扩大生产。所以我觉得中国的个体户特别猛,因为他们既懂中国国情,又懂市场,是未来中国商业的中流砥柱。
I黑马:目前国内的语言模型团队和OpenAI还有一定差距,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赶上。你觉得这些差距体现在哪里?
熊维明:表面上看差不多,实际上差很多。表面上看,我们团队可能只需要几个月或者几年就能在3.5和4.0版本赶上外企,但从技术状态来说,我觉得一个是幼儿园,一个是博士。虽然发展时间差不多,但格局却大相径庭。
因为国外很多公司还是从技术的角度推动行业的发展,即使只做了之前的1.0和5.0版本,我们也能预测到后面的10.0或者100.0版本;在国内,它更注重解决实际问题。比如在技术端,它用钱“砸”技术路线,而在市场端,它是为了改善股票数据,提高毛利率。
这有点像互联网的早期。China.com在1999年上市,但直到2017年字节跳动横扫国内外市场,我们才在互联网方面追平了美国。在这一波AI发展中,我预计真正平或超过美国的积累还需要20年左右。
但不像国外是先发展再应用,我们可能会反方向追赶——先布局应用,再追溯到上游的技术和材料,就像近几年的EV(电动车)。当然国内最早的应用一定是丑的邋遢的,但是我们的迭代速度会很快,用户基数大,所以可以很快诞生监管、支付等一系列业务闭环元素。
I黑马:“AI的出现会再次改变所有行业的做法,让所有行业都重新做一遍。”你能详述一下这个句子吗?
熊维明: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考虑一个哲学问题——人为什么工作?
曾经有一幅漫画,画的是一个机器人喝着咖啡说:“你看人类多蠢,还经常问为什么是我们代替他们工作?”旁边是一张人类洗碗碟的图片。
那么人类为什么要找东西来折磨自己呢?我认为AI的能力在于它可以代替人类完成工作。当然,这也涉及到如何定义工作的问题。比如艺术家从来不认为创作是一种工作。在我看来,每个人都应该是艺术家。我们应该开发一些人类特有的天赋,然后把洗碗、开车、打字等机器相关的工作交给AI,因为AI的特点是生产力极其发达,人类更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探索科学,探索我们存在的意义。
但毫无疑问,在AI加持生产力的状态下,所有的行业都会被改写,因为分工会和以前完全不同。
一、黑马:华创资本对AIGC和大模型领域的投资,预计反馈周期是多少?
熊维明:在这个行业,我的预期是一年内增长10倍。比如我今年投资100万,明年就应该变成1000万。如果是错的,那就是错误。
这不是一个慢的行业。这个行业的特点是增长特别快,收入增长特别快,估值很快。比如open AI只需要两个月就能达到1亿用户。所以如果有公司告诉我,打磨一个产品需要3、5年的时间,那么我会直接说再见。因为市场在呼唤一个大的模型,这意味着如果企业做的应用没有马上流行起来,那就等于失败了。
I黑马:目前在硬技术、人工智能等领域,投资机构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请问在竞争加剧的情况下,华创资本如何体现自身优势?
熊维明:首先要保持理性判断,冷静观望。比如AI领域,目前看起来很热,但真正做起来的投资机构少之又少。在接下来的六到八个月里,虽然我预测AI大模型领域会出现一些有趣的应用,但这并不是终点,就像互联网早期的豆瓣一样。虽然有市场,但不是一个字节,错过了也没关系。我们打算继续观望。
其次,我们还有钱,我们已经募集了新的人民币基金。
最后,我们在toB方面优势明显,供应链资源丰富,对芯片等上下游行业以及金融科技、保险公司的需求也比较了解。所以未来要投资大机型,也要抓住to B中大机型的机会。
I黑马:你曾预言2050年前AI将是科技最重要的战略要地。届时,随着技术的快速发展,我们将处于一个高度自动化和智能化的社会系统中,我们的生产力也将再上一个台阶。在这份未来蓝图中,华创资本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在其中会起到什么作用?
熊伟明:应该是举报人什么的。前面说过,一些“半路出家”的个体户,可能会成为未来市场的商业领袖。离群值正以不同的方式改变着世界。在我看来,循规蹈矩的大众为世界提供了一个β,而离群者则是α。
在投资市场中,一级市场的特点是信息壁垒高,发现离群值是我们的职责。比如我们看创业项目,就像买菜做饭。我们买一点红蛋和白蛋,资金分散。食物虽然单调,但并不“死”。但离群值就像遇到一个人说:“走吧,我带你出去吃顿饭。”感觉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的梦想是参与改变世界,就是找到能改变世界的“大咖”,然后我们就为他敲鼓,资本的价值也仅限于此。

作者:杏宇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杏宇娱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