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到黄仁勋来大陆了

日期:2023-06-25 14:50:54 / 人气:124

我担心我们不能等待黄仁勋来大陆。我还是怕英伟达成为科技战的牺牲品,拖累其在华业务业绩的增长。
最新消息,黄仁勋大陆之行有变!
英伟达中国市场部相关负责人6月5日对媒体表示,英伟达CEO黄仁勋目前已经返回美国。
经融中财经核实,之前确实有英伟达相关代理商收到黄仁勋要来中国大陆的消息。然而最后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没能做成。据了解,黄仁勋已于上周末返回美国。
今年以来,ChatGPT引起了极大的关注,频繁的热搜成为热门话题。作为其“幕后英雄”―大卫也浮出水面,备受关注。几乎每天都有新消息出来,引起媒体争相报道。
最近关于英伟达最具爆炸性的新闻就是其市值已经突破一万亿美元!这意味着英伟达成为第一家市值1万亿美元的芯片公司;也是继Meta、亚马逊、微软、Alphabet、苹果、特斯拉之后,美国第七家解锁万亿美元的公司。创始人黄仁勋也瞬间身价倍增,一夜之间身价暴涨约65亿美元,达到330多亿美元,今年迄今为止暴涨200亿美元。
自从ChatGPT推出以来,英伟达的股价一直在过山车,远远超过了同期微软的涨幅。凭借其计算能力,英伟达成为了生成式AI背后的最大赢家。英伟达股价大涨,说明市场对人工智能有很大的期待。
与马斯克等个性鲜明的名人企业家不同,黄仁勋相对低调。直到今年,因为英伟达惊人的股价,其创业故事不断被媒体报道,甚至连主播小姐当街点歌的视频也被网友翻出,称霸哔哩哔哩排行榜好几天。
最近他在台北大学的演讲最“出格”。他分享了创业期间三次失败和撤退的经历,并寄语大学毕业生:继续奔跑,做好跌倒的准备。
外界更关心的是能否成行大陆。
此前,据美国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黄仁勋台北之行后,将于6月初前往中国大陆,与腾讯、字节跳动、小米、理想、比亚迪等科技公司和汽车公司的高管会面,并有意识地开设新的中国GPU R&D分公司。
3月以来,苹果、高通、英特尔、星巴克、特斯拉、摩根大通等知名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纷纷访华。尤其是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更是得到了中国政府最高层的接见,频频上热搜。这些企业非常依赖中国市场,他们都去中国表达了对中国市场的渴望。
从贸易战到今年的芯片法案,美国政府一直在采取各种措施在科技领域与中国“脱钩”。然而,美国的过度监管也招致了国内的批评。正如美国商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苏珊娜·克拉克(susanna clarke)上个月所说,所有中美经济互动都不应被视为威胁。拜登政府的态度开始转变。从今年4月开始宣称“不是脱钩,是去风险”。
从美国高管频繁访华也可以看出风向在慢慢转变。遗憾的是,黄仁勋的大陆之行还是失败了。可见,在高端芯片这个关键领域,美国政府依然不会放弃。
01历史性时刻
在踩了游戏图形、加密货币、人工智能三大风口之后,Nvidia的市值今年开始飙升,估计涨了170%以上。
英伟达的股价在上周(5月25日至6月1日)的五个交易日内从304美元飙升至盘中高点419美元,涨幅超过37%。期间,5月30日晚见证了英伟达的高光时刻。美股开盘,英伟达股价上涨3.8%,至404.25美元/股,期间上涨7.41%,至418.01美元,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达到1.03万亿美元。
根据companies marketcap的网站,英伟达以1万亿美元的市值排名全球第六,也是目前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接近两个TSMC(5336亿美元),与亚马逊的市值仅相差约2000亿美元。今年以来,英伟达的股价已经上涨了约180%。
因此,NVIDIA成为继Meta、亚马逊、微软、Alphabet、苹果、特斯拉之后,近二十年来第七家市值超过万亿美元的公司。目前英伟达的美股市值仅次于苹果、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软和亚马逊。这一成绩凸显了英伟达在科技行业的卓越地位。
要知道,2022年,英伟达的股价跌幅超过了50%。2022年10月14日,英伟达总市值一度跌至2772亿美元。然而去年11月ChatGPT的诞生,开始让英伟达再次站在风口浪尖。
今年3月15日,英伟达发布财报。虽然年报和季报数据双双下滑,但财报发布后股价仍大幅上涨。当时英伟达股价收于241.8美元,总市值升至5973亿美元,超过特斯拉的5759亿美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半导体厂商的财报非常惨淡。
其中,英特尔营收同比下降36%,净利润由盈转亏;三星电子营收同比减少18%,营业利润减少95.5%,其中芯片制造业务亏损高达4.58万亿韩元。高通也经历了收入和利润的下降。
过去几年,英伟达的市值有几个关键节点。2017年,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2020年夏天,英伟达已经迎来了一个历史性的时刻,那就是其GPU芯片所在的数据中心业务的季度营收首次超过游戏业务,成为英伟达最大的收入来源,市值首次突破3000亿美元,超过英特尔,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芯片厂商,全球第三大芯片公司;
2021年10月,英伟达市值超过TSMC,首次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峰值甚至超过8000亿美元。
长期以来,游戏业务属于英伟达的传统业务,也是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其高性能游戏显卡在市场上具有垄断竞争优势。虽然从2020年夏天开始,游戏业务已经被耕耘多年的人工智能芯片业务赶超,但这也显示了黄仁勋的战略眼光,长期投入的新兴业务已经成熟,弥补了游戏业务的亏空。
今年5月24日,英伟达发布了2023财年第一财季财报,营收71.9亿美元,同比下降13%。净利润为20.43亿美元,同比增长26%。其中,游戏收入为22.4亿美元,同比下降38%。数据中心业务一如既往地表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其42亿美元的营收已经超过了英特尔的37亿美元。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基于其x86架构的优势,数据中心一直被视为英特尔最强大、最坚不可摧的堡垒。
基于这一利好消息,财报发布后,英伟达盘后交易飙升25%。
融中财经从英伟达获得的官方新闻稿中获悉,黄仁勋评论道:“计算机行业正在同时经历两种变革,即加速计算和生成式人工智能。随着各公司竞相将生成式人工智能应用于每一个产品、服务和业务流程,价值1万亿美元的全球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将从通用计算转向加速计算。”
他不忘补充道:“我们整个系列的数据中心产品,包括H100、Grace CPU、格蕾丝·赫柏超级芯片、NVLink、Quantum 400 InfiniBand和BlueField-3 DPU,都在生产中。我们正在大幅增加供应,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
02赌AI赛道
黄仁勋早年在ATI公司负责图形芯片开发。1993年,他与另外两名ATI员工一起创立了英伟达,押注于改善游戏屏幕的市场。然而,其业务的前五年并不顺利。直到1999年,英伟达推出了全球首款图形处理器(GPU)——GeForce 256。这个时候游戏、影音在PC端的分量越来越重,所以这个第一个GPU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显卡发展史上有着重要的意义,同年在纳斯达克上市。
当年,英伟达能够常年保持不败,靠的是一个“杀手锏”——“黄的速度”。与摩尔定律每18个月更新一次,英特尔每2年更新一次不同,黄仁勋提出了“每半年更新一次,每年更新一次”的疯狂迭代速度。
在如此快速的迭代下,英伟达能够保持竞争优势,而竞争对手却难以应对。
2000年是一个分水岭。英伟达收购竞争对手3dfx,多家显卡厂商相继选择退出,结束了显卡市场的碎片化。2006年,黄仁勋的老东家ATI被最大的竞争对手AMD收购。显卡市场最终变成了英伟达和AMD的争霸。
虽然英伟达今天的成功带来了巨大的回报,但黄仁勋的创业史并不是一部“酷剧”,其创业过程中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和风险因素,可以说经历了一次“九死一生”。
最近,黄仁勋在台北的励志演讲中分享了影响英伟达创业的三件事。虽然充满了鸡汤,但我们可以一窥创业路上的艰辛。
英伟达走过了三十年,从一家创业公司的游戏图形开始,成为价值近万亿美元的全球AI领导者。在过去的30年里,英伟达经历了三次失败和撤退,对英伟达今天的卓越成就起到了重要作用。
他创办英伟达后,一帆风顺的事业遇到了各种困难和挫折,甚至有些失败几乎断送了公司的前途。
英伟达的第一份重要合同是帮助日本视频游戏公司SEGA制造游戏主机,但行业的快速变化使该公司陷入危机。
具体的故事是这样的:
Nvidia的第一款产品是用于PC游戏的3D显卡。该公司采用了非传统技术,大大降低了成本,并赢得了日本视频游戏公司SEGA的合同。但一年后,英伟达惊讶地发现“我们的架构是错误的”。因此,当黄仁勋联系SEGA的CEO时,他解释了一切,并告诉对方英伟达无法完成合同,SEGA需要寻找另一个合作伙伴。同时,SEGA还需要全额支付英伟达,否则该公司将无法继续运营。
不过在世嘉的帮助下,英伟达成功扭转了危机,让英伟达活了半年。他认为英伟达成功的关键是正视错误,虚心求援。
第二次挫折发生在2007年,他决定将CUDA嵌入到公司的所有GPU中,这样GPU就可以同时处理3D图形和数据。这是一项昂贵的长期投资,多年来没有回报,导致很多批评,直到芯片开始用于机器学习。
他回忆道:“我们的市值徘徊在10亿美元以上。那时,我们的表现很差。股东对CUDA持怀疑态度,我们希望能够提高盈利能力。”
据融众财经了解,CUDA(计算机统一设备架构)是英伟达在2006年推出的一个用于GPU编程的简单接口。与以往的显卡内核编程相比,CUDA提供了更简单易用的GPU编程方法。程序员可以使用CUDA编写基于GPU的应用,利用GPU的并行计算能力更高效地解决复杂的计算问题。
CUDA被视为通用GPU计算的革命性架构,其在GPU编程领域的革命不亚于C、Python、PHP等高级编程语言的发明。经过不断的发展和完善,CUDA在GPU行业生态中几乎处于垄断地位,这也奠定了NVIDIA在显卡领域的霸主地位。
第三次挫折发生在2010年。他决定进入前景广阔的手机市场,但市场很快就商业化了。高通、联发科、Marvell、博通价格战激烈,生存压力大。最终,英伟达选择了撤退,在2014年毅然放弃了移动芯片市场。虽然这种尝试受到了一些打击,但这一举措打开了投资有发展前景的新市场的大门,转而投资于新的机器学习计算方向的发展,即基于深度学习的机器人和自动驾驶产业。
他说:“战略撤退终于有了回报。通过退出手机市场的经历,我们开拓了一个新的思路——如何发明一个新的市场。”
黄仁勋对毕业生们说,40年前,他毕业进入社会的时候,正是个人电脑革命的风口浪尖,这和今天的毕业生们正在进入的新AI时代是一样的,是一个充满无限希望的时代。
显然,英伟达的发展离不开黄仁勋的坚持和战略眼光。人工智能仍然是黄仁勋在演讲中反复强调的主题。“人工智能技术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敏捷企业会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提高竞争力。未能充分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的企业将面临衰退。”
就像他之前的经典语录一样——AI的iPhone时代已经到来。
03中国市场不能丢。
今年,由于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气上升,对芯片的需求也出现了暴涨。
英伟达并不是唯一一家为人工智能生产图形处理器的公司。AMD和英特尔也在图形处理器市场上相互竞争,谷歌和亚马逊等大型云计算公司也在开发和部署专门为人工智能工作负载设计的芯片。
但基于目前的市场判断:短期内,英伟达没有对手,将继续领先。
在这个市场中,NVIDIA是GPU市场的领头羊,全球独立显卡市场份额高达80%。英伟达的高端GPU,如H100、A100、V100,占据了AI算法训练市场的大部分份额。2022年,英伟达发布了H100,这是该公司历史上最强大的处理器之一,也是最昂贵的处理器之一,每颗售价约为4万美元。
由于GPU可以为大型语言模型提供计算能力,因此市场对NVIDIA芯片的需求正在上升。据报道,英伟达芯片供不应求。据台湾省电子时报报道,TSMC以“超级调度”生产NVIDIA AI GPU,订单爆满至年底。
根据半导体设备制造商的说法,英伟达AI GPU的短缺主要是因为英伟达和TSMC此前对年产能和订单的估计相当保守。他们没想到AI GPU等HPC芯片的需求会爆发,原有产能很少的CoWoS湿法先进封装设备很难满足。
另外,一些包装设备和部件的交货时间长达3 ~ 6个月,新增产能最快也要年底才能慢慢到位,也就是接下来的半年就会断货,很少看到TSMC洒下急单不砍价的情况。TSMC总裁魏哲佳也首次透露,他最近与一家客户进行了电话会议,以扩大CoWoS的订单。
黄仁勋最担心的是英伟达会成为科技战的牺牲品,从而拖累其中国业务的增长。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他说,“如果我们被剥夺了中国市场,我们没有应急措施。因为世界上没有另一个中国,只有一个中国。”
2022年,英伟达47%的收入来自中国市场。除了数据中心业务,英伟达在中国还有大量汽车领域的业务。国内大部分高端车型都选择了英伟达的Orin芯片来布局汽车智能化。
言下之意是,黄仁勋担心英伟达受到地缘政治的限制,其市场份额和业绩增长可能会受到影响。他一直在公开谈论华盛顿的制裁对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影响。为了符合美国政府的规定,英伟达只能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低配版的高性能GPU产品。
H100是英伟达去年发布的主打AI GPU芯片,售价10000美元起。据悉,4月中旬在海外电商平台被炒到4-6.5万美元,中国特别版A100也从6万人民币左右涨到12.5万人民币,一卡难求。
为了规避美国新的出口管制规定,英伟达在去年11月推出了规格更低的A800,将NVLink互联总线的连接速度降低到400GB/s,比A100芯片低200GB/s。
由于美国的限制,更强大的H100无法供应给中国市场。据融众财经从腾讯官方获悉,腾讯云于4月发布了新一代HCC(高性能计算集群)高性能计算集群,用于大规模模型训练,搭载最新的NVIDIA H800 GPU芯片,专为中国市场定制。
有业内人士表示,H800在性能上并不是最强的,与H100的主要区别在于传输速率,比上一代的A100略低。但是,在计算能力上,H800是A100的三倍。
2022年8月31日,英伟达透露,美国政府对其实施出口管制要求,禁止其两款高性能GPU产品出口中国。随后在10月7日,美国商务部下属的BIS发布了一份长达139页的对华半导体出口管制措施,被描述为“将对华为的管制扩大到中国整个半导体行业”。
这些严格限制和封锁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限制中国发展严重依赖GPU计算能力的人工智能。
一直有危机感的黄仁勋也担心中国国内的替代力量。因为美国芯片控,中国正在加速培育本土GPU企业。黄仁勋最近在台北出席一个活动时,警告不要低估中国企业的追赶能力。“中国在这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所以你不能低估他们。我们自己也要跑得很快。”"

作者:杏宇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杏宇娱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