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头显示这团火,能点亮元宇宙的夜晚吗?

日期:2023-06-25 14:52:28 / 人气:120


接替乔布斯12年后,库克终于迎来了自己的One more thing时刻,希望用MR(增强现实)开启后iPhone时代。
在6月6日凌晨的苹果世界开发者大会(WWDC)上,这款MR设备被正式命名为Apple Vision Pro,而不是之前传闻的Reality Pro。售价3499美元(约合人民币2.5万元),高于传闻中的3000美元。发售时间推迟到明年年初,而且只在美国发售,不在今年秋季。其他国家或地区要等到今年。

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主题演讲中,苹果发布了全新的搭载M2芯片的15英寸MacBook Air,搭载M2 Max和M2 Ultra芯片的Mac Studio,以及搭载M2 Ultra芯片的Mac Pro的各种硬件,并逐一呈现了iOS 17、macOS 14、iPadOS 17、watchOS 10等四个系统的功能更新。这些最新系统的正式版本将于今年秋天推向所有最终用户。
作为今年WWDC的重头戏,苹果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讲解首款MR产品的设计、体验和技术创新。
在苹果MR发布的前一天,天风国际证券知名苹果分析师郭明撰文指出,从长期来看,苹果AR/MR耳机成功的关键因素在于能否与人工智能(AI)或生成式人工智能(AIGC)高度融合。然而,在英伟达股价飙升的刺激下,投资者更关注苹果何时会推出类似的ChatGPT服务,而不是耳机。
虽然苹果没有提到AI大模型的趋势,但在介绍iOS 17的功能更新时,苹果高管谈到了借助当时最火的语言预测模型Transformer对键盘文本输入和听写功能的智能升级。
仅仅一年,AIGC就取代了超宇宙成为最新的出口。曾经豪赌元宇宙的Meta一度暴跌超过70%,内部进行了两轮裁员;被亿字节收购的PICO,2000人团队也被曝出裁员15%的计划;微软、谷歌、腾讯、百度等布局元宇宙的科技公司也迎来了项目和产品的减少。
在元宇宙的寒冬下,VR/AR行业全村的希望现在都寄托在苹果一家身上。
虽然库克高调将Vision Pro与Mac开启的个人计算时代和iPhone开启的移动计算时代进行了对比,并喊出了“空间计算时代即将到来”的口号,但在设计和应用体验上并没有突破性的创新。Vision Pro,资本市场并没有受到苹果的启发。
北京时间6月5日晚,美股开盘后,苹果股价一度上涨逾1.4%。Vision Pro发布后,苹果股价在当天收盘时下跌0.76%,盘后继续下跌0.28%。
01
为了区别于现有的VR/AR产品,苹果在Vision Pro上带来了很多亮眼的产品和功能设计。
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苹果Vision Pro不再配备外设手柄。就像Mac有鼠标,iPhone有多点触控一样,苹果为Vision Pro开发了全新的三维交互界面。使用时,它不需要控制器和额外的硬件,而是通过眼睛、手和语音的配合来完成各种交互动作。动动眼睛,就能完成导航,捏捏手指,就能完成选择,动动手指就能滚动页面。
按照苹果官方的说法,手和眼睛的协调“感觉就像用意念控制一切。”
要启动语音打字,用户只需要看着搜索栏就可以打开,Vision Pro还支持Siri快速打开和关闭应用。
为了让操作更加方便,苹果还为Vision Pro配备了两个物理按钮,一个是数字旋钮,可以用来调整画布的大小,以改变用户在空间环境中的沉浸感,另一个按钮可以一键拍照或录制视频。
在《库克》中,“很少有人认为被禁锢在某个世界里是很自然的。因为我们都是社会人,所以苹果在Vision Pro上设计了一个叫做EyeSight的创新功能。
在双面显示器的帮助下,当有人靠近用户时,Vision Pro会显示用户的眼睛,即使平视显示屏变亮。当用户沉浸时,屏幕会被五色光晕覆盖,外人再也看不到用户的眼睛。
此外,为了解决佩戴VR/AR头戴显示产品后的眩晕问题,苹果采用了双芯片设计,同时搭载了M2和全新的R1芯片。M2确保运行性能,R1确保消除延迟体验。
苹果R1芯片专为实时传感器处理而设计,可以同时处理12个摄像头、5个传感器和6个麦克风采集的数据。在R1的帮助下,Vision Pro的新图像可以在12毫秒内传输到显示器上,这是眨眼的八倍。
一向以隐私安全著称的苹果也为Vision Pro带来了一项新功能,那就是光学ID,与Face ID不同。通过独特的眼球虹膜,用户可以在注册光学ID对比后快速解锁Vision Pro。同时,吸取了谷歌眼镜被指侵犯周围人隐私的教训,苹果特意在EyeSight上增加了一个视觉指示器,提醒周围人正在拍摄太空照片或视频。
和其他主流VR/AR产品一样,Apple Vision Pro也支持蓝牙连接,可以连接键盘或光学插片,满足近视人群的佩戴体验。
但在具体的应用场景展示中,Vision Pro并没有带来明显的“杀手级应用”,只是简单的展示了Vision Pro在办公、家庭、娱乐场景中的升级感。
然而,苹果丰富的软硬件生态仍有望使其在与其他VR/AR头戴显示器制造商相比时具有竞争优势。比如Vision Pro可以和Mac、iPhone、iPad并驾齐驱,比如备忘录、照片、文档和信息等。,可以通过iCloud在多台设备之间自动更新。
中泰证券指出,苹果MR的多设备互联功能将带来更高的生态便利性和更丰富的内容体验,在娱乐、办公等领域将有广阔的应用空间。例如,3D FaceTime发布会被视为苹果MR生态内容的主要演示亮点。
当Vision Pro上市销售时,iPad和iPhone上的所有应用程序都将在Vision Pro上可用。为了进一步完善内容生态,苹果还叫来迪士尼助阵,Disney+将成为首家入驻Vision Pro的流媒体平台。
然而,考虑到高达3499美元的价格,苹果在Vision Pro上的一系列抢眼功能能否成为吸引普通用户购买的差异化优势,现在是一个问号。
Meta Quest Pro的教训就在眼前。去年10月,这款设备的售价为1499美元。上市后,销量和口碑双双受损。Meta不仅将价格降至999美元,还爆出已经决定停止Quest Pro II的研发。
阻碍用户上手的另一大因素是续航。作为一款有望取代iPhone的全新终端计算设备,苹果Vision Pro在不插电的情况下,连接外接电池只能使用两个小时。
根据之前的消息,Vision Pro已经远远偏离了库克最初的想法。在库克最初的计划中,苹果的第一款MR产品应该是一副小巧轻便、可以全天佩戴的眼镜。
然而,在真正的打击面前,库克设想的MR设备不得不进化成类似滑雪护目镜的耳机,还需要单独的电池组。
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避免过热,Vision Pro必须在保证轻薄的同时,将功耗降至iPhone的十分之一。
02
如何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取得平衡,进而将MR推向量产,苹果为此努力了八年。
被视为“VR元年”的2015年,苹果刚刚完成对德国初创公司Metaio的收购。收购大众内部孵化的这个项目,原本是为了用其AR技术加强苹果的自动驾驶系统。然而,随着虚拟现实热潮的出现,苹果成立了基于Metaio的AR/VR项目组。从那以后,苹果每年都在这个项目上投资超过10亿美元。并组建了一个几千人的研发团队。近年来,苹果已经连续收购了10多家与VR/AR技术相关的公司。
资料显示,苹果的VR/AR项目内部出现重大分歧,董事会一度暂停项目研发,产品路线一改再改。
2016年,苹果董事会集中了大量的VR/AR设备和原型、demo演示等。当初,在前苹果设计师约翰尼·艾维的坚持下,苹果考虑采用“VR盒子”设计,通过搭配智能手机来实现VR功能,但时任VR/AR项目负责人的迈克·洛克威尔(Mike Rockwell)希望以VR一体机的形式推出更强大的相关设备。
最终,在库克的协调下,苹果选择了一条折中的路线——先以MR的形式开发产品,然后逐步进化到更轻、更小、更强大的AR形式。
AR是库克一直看好的领域。库克在2017年接受Indenppend采访时说:“AR就像智能手机一样,是一个伟大的想法。”
在2021年12月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库克甚至直接表示,“超宇宙和AR显然是两个不同的词,我只会称它们为AR。”
内部分歧导致了Apple Head Display发布时间的改变。据彭博新闻报道,Apple Head Show原计划2019年公布,2020年公开发布,后调整为2021年公布,2022年正式发布。
在VR/AR市场拓展上迟迟不见成效的苹果,一度尝到了由此带来的苦果,首当其冲的就是人才流失。
据彭博新闻报道,2021年下半年,在Meta对元宇宙进行了全面押注后,约有100名工程师被从苹果挖走。为了留住关键员工,苹果甚至不得不以股票的形式向一些芯片设计、硬件、部分软件和运营的工程师支付巨额奖金。
就在Vision Pro发布前三个月,苹果甚至犹豫要不要再次推迟。据英国《金融时报》3月份报道,设计团队建议耐心等待,直到更薄的AR设备的技术路径被打开,这意味着该产品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上线。运营团队希望尽快让产品上线,哪怕设备会很笨重很贵。
最终,库克选择支持运营团队,拒绝了设计团队的反对,最终敲定了今年在WWDC推出Vision Pro的计划。
以仓促上市为代价,苹果已经将首款MR产品的销量从原来的年销量300万台降至90万台。据郭明称,Vision Pro的出货量预计只有20-30万台。
销量大幅下滑的背后,隐含着苹果战略的调整。来自彭博的科技记者gourmain分析称,苹果推出首款MR耳机并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尽快在VR/AR市场站稳脚跟,从而巩固公司的市场地位。
苹果真正的目的是通过Vision Pro快速获得用户和市场的第一手反馈,并借助后续的产品迭代,逐步降低价格,并演变成AR眼镜的形式,也就是传闻中的苹果眼镜,这是苹果计划收割市场的终极武器。
03
把智能眼镜视为后iPhone时代关键的不仅仅是库克,还有提出全真互联网新概念的马花藤、把脸书改名为Meta和All in the Universe的扎克伯格、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PICO的张一鸣等等。
在2020年底的《企业》杂志上,马写道,又一次大洗牌即将开始。“就像移动互联网的转型一样,上不了船的人会逐渐落后...现在,一个激动人心的机会来了。移动互联网发展十年,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我们称之为真正的互联网。”
为了贯彻马的全真互联网理念,腾讯不仅传出收购游戏手机公司黑鲨科技,还将业务重心从游戏手机整体转移到VR设备上。还正式成立了IEG(互动娱乐集团)旗下的XR部门,交由腾讯高级副总裁、游戏业务实际操盘手马晓彤负责。
另一方面,字节跳动直接以金钱换时间的方式,花费数十亿美元收购了虚拟现实制造商PICO。2021年10月,扎克伯格将脸书更名为Meta,并喊出了5年内将脸书转型为超宇宙公司的宣言。
然而,随着AIGC新奥特莱斯的到来,这些拥有元宇宙布局的大型科技公司纷纷陷入寒冬:今年2月,腾讯被爆取消XR linesPICO进行新一轮人员优化;微软解散了工业元宇宙团队,HoloLens AR无新动向;谷歌正式停售AR产品;百度元宇宙产品“西让”负责人马杰正式离职,加盟AIGC。
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头显会在可预见的未来成为消费电子的下一个明星产品之前,重燃VR/AR行业热情的最后希望可能只有苹果来完成了。Magic Leap首席执行官佩吉·约翰逊(Peggy Johnson)认为,他永远不会低估苹果设备占领消费者市场的能力。“打开一个新市场很难,但你必须把它让给苹果。他们非常擅长这个。”
外界对苹果MR产品的广泛关注,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此。一旦苹果真的进入市场,凭借其在消费电子领域无与伦比的号召力,全球超过3000万的开发者数量,以及遍布全球的软件管理生态,再辅以苹果持续的资金支持,无疑会吸引更多人加入VR/AR领域。投资银行Wedbush认为,这将使其更有效率地填补与VR/AR相关的生态短板。

库克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与Vision Pro一同推出的还有一款全新的操作系统——Vision OS,适用于MR头显。正如AI大模型有望重塑所有应用一样,库克也希望开发者能够重新想象所有现有的应用,用Vision Pro创造全新的应用。
触摸到乔布斯iPhone+iOS构建的封闭生态模式,库克正在智能头显领域复制这一成功经验。Vision Pro还将拥有一个全新的应用商店。
带领苹果从4000亿美元到2万亿美元,甚至一度超过3万亿美元,接替乔布斯12年后,对库克的质疑依然存在。尤其是在智能手机市场增长已经见顶的情况下,VR/AR行业不仅是库克证明自己的绝佳机会,也有望帮助苹果探索出新的增长曲线。
“(苹果MR premiere的发布)要么成为库克时代的标志之一,要么宣布苹果成功的主要原因是乔布斯。”古尔曼说。
参考资料:
“苹果又一款iPhone级硬件即将推出,但第一代产品可能会让你失望”腾讯科技
“扎克伯格”砍掉了胡的“苹果但它似乎没有用处”
“苹果MR7年发展历程:内部预期一降再降,库克让员工“郁闷””
“苹果先生的头像显示13个灵魂人物暴露了!揭开AR眼镜难产的内幕。
字节微微裁员,大厂集体退元宇宙,豹变”

作者:杏宇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杏宇娱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