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的年轻人,在深夜蹲点抢剩菜盲盒

日期:2023-06-25 10:23:00 / 人气:121

北上广的年轻人,半夜蹲着抢“剩饭盲盒”的夜生活,目的地可能不是酒吧,而是去拿“剩饭盲盒”。
原价30元左右的面包,100元左右的寿司或轻食,20元左右的咖啡...都可以通过“剩饭盲盒”相关小程序下单,以原价三分之一的价格购买,当晚9点后领取。这些保质期短的食品被商家在打烊前包装好,以“盲盒”的形式打折出售。
“剩饭盲盒”最初源于国外平台Too Good To Go,而现在,借助于一些相关的本地化平台,如魔包、饭盒、趣包、PAKE-AGE、八点后等,这个概念进入了国内年轻人的视野。在北上广、成都、重庆、长沙等多个城市,不少年轻人尝到了“剩饭盲盒”的甜头,甚至为了“抢”到数量有限的盲盒,每天都早早地蹲着。
虽然“剩菜盲盒”的品类有限,布局面积依然“小而美”,但这种既环保又经济的消费形式,似乎是一箭双雕的好买卖——消费者“薅羊毛”,商家减少物质损失。然而,当“盘子”的数量越来越大,“剩饭盲盒”还能撑多久?
4个面包11.9元,设置闹钟拼手速。
最近一个月,身在成都的唐家林总是提前把闹钟定在上午10点和下午2点。闹钟一响,她立刻打开手机小程序“宝藏魔包”和“饭盒”,开始筛选订购不同的“剩饭盲盒”——主要由超市、烘焙店、咖啡店等商家,以“盲盒”的形式包装,对当天卖不出去的食物进行打折。
每次成功抢到心怡的“剩饭盲盒”,唐佳琳就开始憧憬晚上8点的盲盒取物之路。她筛选的店铺往往不在公司附近,而是在她家附近。“下班就散散步。”
对于工资水平不高、背负房贷的唐佳琳来说,“剩饭盲盒”不失为一种省钱的宝典。“一般只要原价的三分之一就能买到很多食物。”一个月前,唐佳琳被同事种上这些“剩盒”平台时,对“低价能有好货”持怀疑态度,刷刷打开了小程序,没想到“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以唐家林经常卖的阿代尔面包为例。一袋盲盒往往有三四个面包,总价基本在30元-35元,但“剩饭盲盒”的价格只有11.8元;比如伊藤洋华堂超市的酸奶盲盒、酒盲盒、糖果饼干盲盒,价格都不高于30元的;除此之外,唐家林还经常买5.8元起的咖啡。
因为是当天卖不出去但保质期短的食品,“剩盒”往往需要在短时间内吃完。唐佳琳和她的同事一起拼顺序。“四个饼,一人两个,一个晚上,一个第二天早餐。刚刚好。”
相比唐家林,北京的切尼早已是“剩饭盲盒”的深度用户。“之前国内有剩菜盲盒,我朋友在德国留学的时候告诉我,国外很多餐厅都会在一个叫太好了去不了的软件里推出剩菜盲盒,包括星巴克等品牌。一般3、4欧元就可以买到很多面包甜点或者正餐。当时很羡慕,希望在国内能有。”切尼是一个环保爱好者。每次得知很多面包店或餐厅只能销毁当晚卖不出去的食物,他都深感浪费。于是当国内的“剩饭盲盒”出现时,他成了第一个支持者。
“每个人对剩菜的第一印象可能都不好,但其实剩菜盲盒不是别人吃的,而是当天烤的面包,只是没有吃完。”切尼和女友的早餐已经被各种“剩饭盲盒”承包了。“我经常花27块钱买80块钱的原麦丘。”
因此,切尼经常在晚上9点半后出现在面包店,并带走盲盒。“别人的夜生活是从酒精开始的,我的是从剩菜盲盒开始的。”

剩菜盲盒小程序界面
事实上,不仅是唐家林和切尼,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和成都、重庆、长沙等多个城市,也有不少年轻人开始爱上“剩饭盲盒”。在小红书里搜索“剩饭盲盒”,已经有上千条注释,其中有很多提到,“中国有剩饭盲盒!”“面包头觉得太值钱”“剩饭盲盒,目前在上海很流行,适合暂时不富裕的年轻人”...在Tik Tok等短视频平台上,甚至有很多年轻人靠剩饭盲盒解决一日三餐,“早上吃面包,中午抢寿司,晚上在家换面包”。
“剩饭盲盒”的受欢迎程度也可以从其售罄的情况看出来。以成都阿达拉烘焙坊为例。很多阿达拉剩菜盲盒会在当天下午2点左右售罄,北京上海的剩菜盲盒更是火爆。不少网友表示,“不抢闹钟,点进去基本就丢了。”
新鲜感消退后还能持续多久?
因为规模还小,大部分年轻人都是带着新鲜感来的。目前,无论是在国内“剩饭盲盒”平台的社区,还是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和短视频平台上,对“剩饭盲盒”的评价都趋于好评。
但一个重要原因是评论基数太小,这也是为什么评论实际上很难给消费者提供判断标准的原因。
正如《便当财经》所写,国内平台并没有有效解决商家如何“避坑”的问题。在Too Good To Go上,商店评分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你做决定。在满分为5分的评分体系中,由于积累了足够多的样本评分数据,4.5分为一个相对标准的防雷评分线。但目前国内平台上的评分有限。如果你想测试一个“剩饭盲盒”的含金量,你只能自己当小白鼠。
但锌秤也注意到,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尝试“剩饭盲盒”以及一批相关平台,一些“踩雷”的经历开始出现。“因为之前在小红书刷过这种剩菜盲盒,所以看到重庆也有,就马上试了试。”重庆的童童发现,目前重庆只有沁园面包店是卖剩饭盲盒的商家。几经尝试,她才知道,每个店的剩菜盲盒都是混装的。“有些店真的很值,基本上一个包能有三四个饼,但有些店很敷衍。感觉总价根本达不到三四十元的目标。”
此外,更让童童不满的是,“我最近在同一家店买了两次盲盒,但都是装的一样的货,简直没意思。”

《红宝书》中的“剩饭盲盒”
在小红书上,有网友贴了一张名为《沉默的重庆沁园珍爱神包》的纸条,上面写着“有些沁园商家做不起活动,就不要做了...第一次好印象又买了,财信店直接送了五个蛋挞...是为了这个神奇的包吗?”下面评论区也有人指出,“第一次买的时候还可以,第二次店员只给了我一个面包。我问了,她很不愿意再给我一个,我就再也没买过。”
另外有网友表示,“第一次用上面写的28元-33元(原价)的产品。结果他们连28元都没到,直接用包装袋里的钱补了28元。我问平台有没有这个要求。结果平台直接给我拉黑锁号了。”
除了商家品控难保证,国内剩菜盲盒平台刚刚起步,商家少,覆盖面小,也“劝阻”了很多怕麻烦的年轻人。有网友在小红书中指出,以成都的“饭盒”为例,“附近一公里内几乎都有一两家店在卖,取餐时间往往不一样。同时带他们几乎不可能,只有在春熙路这种地方,可能同时有两个或者更多。”
“可能是因为国内很多商家对剩菜的处理都有自己的规定,要么统一销毁,要么线下打折销售,而剩菜盲盒的折扣更大,需要平台委托。另外,现在的消费群体并不大,很多商家也没有主动入驻。”切尼也有这种感觉。“即使在北京,现在涉及的商家也不多。一般三公里内最多可能有四五家商家。”
所以,目前国内的年轻人虽然对“剩饭盲盒”这种新奇事物充满了好奇和热情,但是刚刚起步的平台和刚刚适应这种模式的商家还是有很多不足。如果他们想在年轻人的新鲜感褪去之前继续“好闻”,或许各大平台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中国版“TGTG”,这个刚刚被打开的“神奇袋子”。
正如切尼上面提到的,“剩菜盲盒”实际上起源于一家丹麦公司开发的软件“好得不能再好了”。目前,软件用户覆盖17个国家,拥有1260万用户和25000多个合作伙伴。根据该公司2021年度影响报告,仅在2021年,就节省了超过5200万份食物。
它的“魔盒”功能就是剩饭盲盒的雏形——对于消费者来说,“魔盒”里的东西是惊喜——只有拿到手,才能知道里面是什么。
在小红书、知乎、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和哔哩哔哩、Tik Tok等短视频平台,对“剩饭盲盒”的评价和打卡主要以国外app为主,很多视频标题都叫“在美国,一个剩饭盲盒5刀,一天20刀”“一日三餐吃剩饭盲盒要14.7斤,赚钱吗?”等等。
其中,哔哩哔哩up的“HOLA小测试者”在葡萄牙、西班牙、比利时等地对“剩菜盲盒”进行了评测。其中“葡萄牙人居然把剩菜做成盲盒,一周5块钱就能吃到”的视频点击量超过230万,而评论区则有很多“关注这个系列后我想去欧洲买剩菜”“外国盲盒:不浪费粮食的国产盲盒”。
由此,当国内也出现了“剩饭盲盒”的相关平台时,社交媒体也成为了援手。在哔哩哔哩上,有很多up主发布“43块钱剩菜盲盒这么多?”“我在成都发现了一个盲盒剩菜!5块钱吃3天?”“京终于有剩饭盲盒了,凌晨抢了原麦山秋和西施点心局的盲盒”的评价视频。
与此同时,吃魔包、饭盒、趣小包、走袋PAKE-AGE、八点后等“剩饭盲盒”平台开始为人所知。

魔法包的官方介绍和“社区”
锌秤显示目前很多平台占地面积很小。其中,节菜神包是目前覆盖城市最多的平台。据其官方介绍,节菜魔包2021年始于长沙,目前已进入北京、上海、广州、长沙、成都、重庆、南京、武汉、合肥、昆山等城市。
成都起家的饭盒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9月。目前主要覆盖成都和深圳。平台主要是小程序和Tik Tok,今年3月上线。锌秤注意到,今年以来,饭盒加快了商家的进度,不仅有阿代尔等面包店,还有袁记焦云、熊大爷的饺子等生食盲盒。
不过,好玩的包、包走、包走PAKE-AGE在8: 00以后还是以上海、成都为主。
事实上,目前国内的“剩饭盲盒”平台相对于前辈“太好走了”,起步较晚,体量较小,背后的公司多为小微企业。一方面,国内平台的剩菜大多是面包,而国外平台已经覆盖了熟食、面包、半成品,并且覆盖了更多的连锁品牌;另一方面,国内平台仍以小程序、Tik Tok等轻量级平台为主,尚未有app或官网;另外,目前也没有资本的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的“剩饭盲盒”平台在小程序页面设计和营销理念上非常相似。比如小程序页面主要分为盲框菜单和社区“圈子”,其中“圈子”页面多为用户评价或购买体验。
营销理念以“低碳环保”和“节约粮食”为主。其中,吃食物的神奇包在官方介绍中写道,“每一个小米都是活着的,被倒掉的食物一定特别难过...因为每一粒都不再悲伤,所以我们出发”;趣包发起“节约粮食联盟”,在小程序首页写道,“希望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粮食浪费的世界”;八点钟后的口号是“享受打折食品,帮助低碳未来”,并强调“我们希望每个人都对食物浪费采取行动”...
所以,目前来看,相对于“好得不能再好”,国内平台还是刚刚打开的“魔包”。这个“魔包”能否越做越大,品牌越来越多,野心越来越大,还有待观察。
(唐家林、童童、切尼均为化名)”

作者:杏宇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杏宇娱乐 版权所有